新文人主义

2012-08-13 BLOG 17

“读书生午倦,一枕曲肱斜。忘却将窗掩,浑身是落花。”这是住在小仓山上的随园主人袁枚所描绘的某个寻常午后。稀松平常的生活场景却让人感到“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在那个意境美好的生活场景里,透露出一种渗透绵延在琐碎生活中的文人情怀,以及交织凝结于时光的缓慢步态中的生命态度和思想维度。 30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开始不停地与时间赛跑,却少有闲情欣赏只能于悠缓时光中才会逐渐拉长身影的生活之美;我们不断获得物质的满足,却愈发缺失了感官的敏锐和思考的欢愉。然而,生活真的只在“别处”吗?

我们当然知道“生活”与“活着”的区别,可是随着不断提升的运行效率,我们在盲目跟从的同时,却忘了应该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节奏,忘了应该不时停下来,关照自然与内心,并且倾听灵魂的需要。

性灵食色,养心怡情。或许,当精神世界与物质世界之间排除了对立,达成了和谐,即便是在喧嚣都市中,我们依然能够找到生活的另一种可能。

在文人眼里,生活的格调和行为方式,包括居室的布置和器物用具,一切皆是人生的一种价值取向,是他们的学养、品性、志趣和审美的意识体现,是人格外化的标志。

色以丽秀,香以清沁,味以鲜新,意以诗境,行以画趣。这一场集赏、品、写、乐、赋于一体的文人家宴,处处细节皆以人文情怀为出发点,与宴席结构及烹饪方式相互交合作用,将风雅的情怀咏颂并传承。

择佳日、觅胜地,吟诗作赋,操琴赏乐,曾是文人生活中的一大乐事。音乐以雅集文会的形态呈现,那一曲曲悠扬鸣奏俨然成为洒脱超然的性情抒发、内心深处的生命吟咏。老派的文人生活或许已被现代西化潮流冲击的零落殆尽,不过,赏音听琴依然是新文人生活中最纯美的享受。

1 条评论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