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世纪欧洲民族国家的兴衰

2011-10-18 BLOG, Share 17

从现代化的历史进程看,专制王权实际上是欧洲国家现代化的准备阶段,其特征是民族国家的出现和重商主义的实行。正如巴林顿·摩尔指出的那样,十六七世纪的专制王权,“为现代化的开端创设了一个方便的虽说是专制的契机”。专制王权的建立,表明中世纪已经被抛到了后面,前方是一个现代的世界,一个天主教大世界被众多的彼此竞争的民族国家所取代。民族国家把自己的疆域封闭起来,致力于自身的发展,原先基督教大世界中社会经济状况基本拉平的情况消失了,不同地区发展开始出现差距。由此产生两个结果:第一,发展的不平衡迫使各地区都要形成民族国家,于是民族国家的形成就风起云涌,从而破坏了中世纪的结构稳定。第二,民族国家间相互的竞争日益激烈,为争夺土地、资源、财富和发展优势,尤其是国家的生存权,它们长期征战不已,使世界不得太平。中世纪的贵族纷争让位于国家之争,新的世界格局形成了。可以说,民族国家的出现标志着现代化的起点,经济的快速发展与社会的根本转型都是从这里开始的。民族国家是现代化的载体,没有这个载体,现代化就不能发生。  当专制制度在英国从高峰跌落,陷入危机并最终走向灭亡的时候,它在欧洲大陆却得到巩固与加强,特别是在法国发展的最为充分。

法国

亨利四世等位后不惜一切的加强国家的统一和加强国王的权利,亨利四世最著名的举措就是实行卖官制,买官的人出身低微由此依靠国王的恩宠过日子,成为贵族以后就形成了国王与城市中等阶级的同盟局面,这正是专制王权的基础。路易十四把国王的权利发展到顶峰,他曾说过“一切权利都是上帝的”,“朕即国家”,此话包含的意思有两层:一是国王即国家,二是反国王即反国家。但是高压政策毕竟不能持久,到了路易十五的时候法国封建专制制度发生严重的危机,启蒙运动即是这个时候轰轰烈烈的开展起来的。

德意志

17世纪德意志还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民族国家,诸侯与诸侯之间勾心斗角还分为新教和天主教两大阵营,当时的国际环境对于德意志十分不利,西班牙是天主教国家同时他的君主和神圣罗马帝国都属于哈布斯堡家族所以西班牙权利支持德国的天主教皇帝及旧教诸侯,另一边法国,英国,荷兰支持新教诸侯因为他们不但希望维持德国的封建割据局面而且也觊觎德国的土地。三十年战争就在波西米亚打响了。最终几方都疲累不堪,法国虽然打败西班牙,但是当时英国爆发资产阶级革命对法国国内冲击巨大,路易十四担心国内动乱急需召回军队,葡萄牙恢复独立使西班牙实力大减不得不停战。这样各国基本上瓜分了德国,威斯特伐利亚合约沉重打击了哈布斯堡家族,德意志的分裂进一步加深,神圣罗马帝国陷入分崩离析的境地,西班牙大为削弱,从此法国在欧洲事务中占据主导地位,个人认为此后的拿破仑走上侵略战争在这里就埋下了伏笔。

普鲁士

普鲁士虽然是德意志的一个邦,但是其实德意志诸国中领土最广、力量最强、地位最为重要的国家之一,从17世纪起它就一直影响着整个德意志历史。普鲁士兴起离不开经济前提,勃兰登堡的地理位置优越对发展经济有利同时霍亨索伦王朝实行工商业保护政策,普鲁士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究其原因离不开其推行军国主义政策,所谓的普鲁士精神=专制主义+军国主义。腓特烈·威廉二世参加七年战争与俄、奥共同瓜分了波兰夺取了西普鲁士,这时的国际环境对普鲁士极为有利,波兰这时已经腐朽到了骨子里,贵族只为一己之私而不顾国家安危最终难逃被瓜分的命运。

俄国

17世纪的俄国混乱的局面在罗曼诺夫王朝建立后并没有结束,瑞典和波兰占领着俄罗斯大片土地。1696年彼得一世即位唯一的沙皇,军事上实行义务征兵制,大力发展工商业,参照西方模式行政改革,重视贵族子弟教育。彼得一世的改革使俄国国力迅速增强不但在对瑞典战争中取胜还使俄国从偏远地区的一个穷国一跃成为一个欧洲强国,于是1721年莫斯科国改名为俄罗斯帝国。叶卡特琳娜继承和发展了彼得一世的事业,在她统治的时期,国际环境对俄国非常有利,波兰衰败不堪,瑞典人少的弱势显现出来失去了大国竞争的能力,于是叶卡特琳娜打败土耳其,三次瓜分波兰,成为欧洲列强之一。

波兰

17世纪之前波兰还是东欧的一个强国,但是到了18世纪末就被俄、普、奥三国瓜分,波兰衰落的主要原因在于内部,但是外部不利的国际环境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波兰中央政府的衰落使贵族们大受其益,特别是大贵族受益最多,他们可以决定自己的势力范围内的税款摊派,1640年以后甚至可以任意抽取地方税,还可以组成地方军,使国家变得更支离破碎,国家唯一的经常性税款是从国王和教会的领地上抽取的,还不足以维持和平时期一支12000人的军队。每逢战时,即使议会能取得一致意见开征“非常税”,税款也总是不足,完全不足以应付持久的战争。军队无饷,战斗力低落,国家面对危局,大贵族趁机扩大势力,小贵族则更加依附于他们,产生了一个个国中之国。

波兰的内部充满了隐患,在经济方面农业始终是主要经济部门,工商业一直没有得到发展,在农奴制度下,工商业也难以发展,同时贵族数量及其众多,每十个人中就有一个是贵族。当欧洲多数国家都出现君主专制制度以维护正在形成的民族国家时,波兰却正在解体,而这又恰恰发生在俄、普、奥、瑞等国上升为强国的时候于是列强对波兰的觊觎就不可避免了。1795年一个独立的波兰从地图上消失。

瑞典和丹麦

瑞典的成功得益于它的国内条件,瑞典脱离丹麦独立以后就形成了统一的民族国家。瓦萨王朝建立起君主专制制度,贵族的分离势力遭到削弱,政治局势比较稳定,经济发展有较好的环境。此外,在中央政府的统一指挥下,国家的人力物力较易于动员,这就为发展军事力量创造了条件,相比之下,波罗的海其他国家就不具备这些条件:①丹麦的贵族势力太强大,政治上各自为政,削弱了国家的力量②俄国在伊凡四世后陷入内乱,外敌的入侵更使它自顾不暇③德意志四分五裂,它自己尚是欧洲列强争夺的对象④波兰在政治方面内在的隐患正在表现出来,而且它把注意力主要放在东方,有时还与瑞典结成同盟。除此以外,瑞典还得到一心想打击哈布斯堡家族的法国的支持,得以放手在北德意志活动,这些有利的国际国内环境(条件)使瑞典在17世纪得天独厚,迅速发展成为北欧军事大国。好景不长,当俄国壮大,普鲁士崛起,丹麦与俄、波结盟,瑞典人稀物少的劣势表现出来,最终失去了大国地位。

2 条评论

错误者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