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叔毁报删帖,权力对舆论敬畏

/ 3评 / 0

《经济观察报》总编助理王克勤9日发布微博称,原本今日云南《都市时报》A30版要推出《福建“表叔厅长”来了》,几十万份报纸已经印刷,凌晨却被跨省销毁。(10月9日新华网)

自古以来,权力对秉笔直书的舆论多有敬畏。最有名的莫过于“在齐太史简”:齐国的大臣崔杼弑君齐庄公,太史书曰“崔杼弑其君”,崔杼杀之,其弟嗣书而死者二人,第三个弟弟又书,崔杼只得放了他。杀人与止杀,都反映出崔杼对舆论的敬畏,只是杀史官以图篡改历史,对舆论的敬畏太血腥,算是另类。舆论监督是党和政府赋予新闻媒体的一项重要职责,也是新闻媒体的一项基本功能。党员干部“权为民所系”,并有义务自觉接受人民群众包括舆论的监督。

跨省毁报、疯狂删帖,是“权为己所系”,是对舆论监督的肆意践踏,是另类权力对舆论的另类敬畏。如果报道失实,自可诉诸法律以求公道,不必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腕戴50000元雷达镶钻手表,腰系13000元爱马仕腰带,且不说失了党员干部艰苦朴素的优良作风,更因与正当收入严重不匹配而露出贪腐的马脚。

“表哥”倒下的前车之鉴无疑也让“表叔厅长”成为惊弓之鸟,但与表哥的“束手就擒”不同,“表叔厅长”大显神通、先发制人,跨省毁报、疯狂删帖,妄图逃避舆论监督。掩盖不了问题,反而沦为笑柄。岂不知“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如此狗急跳墙、孤注一掷,反证其有鬼有问题。交通厅长居然能跨省管到媒体,让报纸“胎死腹中”,其中少不了权力的同气应声。但他们显然还是高估了权力的力量、低估了舆论的强大、低估中央反腐的决心,“狐狸尾巴”仍然被曝光了。

表哥刚倒下,表叔就站起来,还有没有表爷爷?在当前语境下,答案可以是肯定的。

有网友就套用《红灯记》里一句台词评论:“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没有好表不露面!“表亲”频频现身,不断印证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如果权力很大程度上或者实质上是上级甚至个人给予而不是人民赋予的,权力眼中自然只有上级甚至某个领导而目中无民。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无力,群众监督太难,权力强大到绝对,自然导致腐败、导致权力的疯狂。必须加快政治体制改革,以跟上经济体制改革的步伐,以适应新时期反腐败形势。中央对腐败绝不可能容忍、绝不手软。反腐败离不开监督。实践证明,舆论监督是一支现阶段重要的反腐力量。

“表叔厅长”毁报删帖,是赤裸裸的拒绝监督,此风不可长。党员干部敬畏舆论,贵在自重、自省、自警、自励,不必跨省毁报、疯狂删帖如此另类。“手莫伸,伸手必被捉!”

  1. 云刊说道:

    他真去了,真滴是 纸包不住火 啊

  2. 记忆碎片说道:

    好吧 你又换回来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