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性的困境:江南style

/ 1评 / 0

世界具有偶然性,因而总有些馅饼从天而降,比如突然爆红的《江南Style》,已经打破了YouTube的点播纪录,据说吉尼斯也要认证其为史上最受欢迎的网络神曲。为什么会这样红,鸟叔自己都不知道,就像不久前刚在韩国跳完骑马舞的谷歌总裁施密特搞不懂为什么市场反应极端一样。所以,那些将原因归结为韩国流行文化有力量的,比如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纯属凑热闹,说亚洲文化将占据世界主流的更是蒙事。

世界具有偶然性,因而总有无妄之灾,10月18日谷歌发第三季度季报,业绩稍逊预期,但也说得过去,只是因为报告阴差阳错地早几个小时出现在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官方网站上,股价当天暴跌9%,不得不临时停止交易,同时遭到媒体的一致嘲笑。

什么是主流?主流的标杆之一就是相关话题会频繁出现在美国总统选举的电视辩论中。想想看,能让罗姆尼和奥巴马不停地提到的国家有几个?偷着乐去吧。他俩还没有当众跳骑马舞取悦听众呢。从这个意义上说,《江南Style》也就是半主流,例证有二:一是共和党纽约州州长获选人麦克肯纳和他老婆一起在竞选集会上跳了骑马舞,导致他10岁的儿子在社交网站给妈妈留言:给您10美元,别再跳了,丢死人了,我还怎么去学校啊;二是有人山寨了一版《罗姆尼Style》,主题是:选我吧,我有钱。

《罗姆尼Style》的制作还是挺精致的,主题更是与原作在精神上高度契合。其实,《江南Style》是一首讽刺社会的批判性作品,鸟叔朴载相是个很严肃的文化人,他还有一首《大酱汤姑娘》,唱的是没钱喝酱汤,省吃俭用享受一次玛奇朵的畸形消费心理,拿北边的话说,那是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生活方式。江南是首尔富人区,也是一个畸形和腐朽没落的地方,方圆15平方英里,地产总价比韩国第二大城市、面积300平方英里的釜山还高。韩国文化学者承认,《江南Style》深受韩国人民喜爱,是因为它唱出了普通人对生活在江南那帮有钱人的羡慕嫉妒恨,大家一边唾弃,一边梦想着有一天能像那里整完容的俊男靓女一样驾着豪车出入名店弄范装逼。至于世界其他地方的人跟着起哄,可能这种情感也比较普世吧,缺什么,想什么,骂什么。比如,民主党大选中没事儿就拿罗姆尼的钱出来说事儿,恐怕潜意识里与竞选资金拼不过有关,9月,这老哥又圈了1.7亿美元捐款;而罗姆尼潜意识里也是出于对党内没有明星级人物依仗的纠结,才会说出这种话:“我有我的夫人安作为坚强支持,奥巴马有克林顿先生作为坚强支持。”

同理,时尚品牌A&F的CEO麦克·杰弗里斯和他的男友在网上成为热门话题一点不意外。彭博社披露,他俩经常乘公司提供的一架“湾流-G550”出游,并为此订立了一份长达47页的机上服务手册,内容极其细致,乘务员必须是男模担当就不说了,还包括,他们必须穿A&F的牛仔裤、内裤和夹脚拖鞋,必须全程喷涂A&F41号古龙水,只能礼貌地回答“没问题”——而“行”和“稍等”都属严格禁止,必须在登机时播放菲尔·科林斯演唱的《回家》,必须随时检查擦拭保证机上任何一处不得留有指纹……很难说这是一份要求严格的商业服务合同,还是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癖和控制欲。更难回答的一个问题恐怕是,如果有一天,你有钱了,多到那只是个数字,你会不会把潜意识里的善恶随心所欲地表现出来,以一种现在你称为“恶心”的方式?这是《江南Style》所揭示的人的困境。

历史也有很多必然性。你猜鸟叔没事下不下江南?

  1. 穿衣说道:

    真不明白这首歌是怎么红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