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40年来未有之大变局

尊敬的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参加华泰期货的年会,展望2019,因为再过15天,我们就要迎来2019年,告别2018年。

我想回顾2018年每个人心目中的感受是非常复杂的,2018年可以用很多的形容词形容“非比寻常”,在改革开放40年这个时间点,中国和世界发生了许许多多非常重大的事情,从宏观经济层面我想今天我分享的核心问题是两个字“反思”。

我们需要深刻的反思,尤其是2018年我们需要深刻的反思,我想有三个问题是值得我们深刻的反思,展望未来首先是要反思过去,展望2019首先要反思2018年。哪三个方面呢?我想2018年有三个事情是我们严重的低估、严重的误判或者说没有想到。

第一,经济下行压力的急剧加大。今天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绝不是官方统计数据所讲的那么无足轻重,我们去珠三角、长三角很多地方调研,今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是史无前例。

我讲是四十年未有之大变局,另外两个我们严重的低估或者误判,第一个是关于中美贸易摩擦,我们在年初3月23日特朗普公布调查报告的时候,美国人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贸易战大打大赢,中打中赢,小打小赢。现在怎么样,我们现在有没有深刻认识到中美贸易战的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我认为仍然没有。至少从所谓的主流媒体我没有看到我们深刻的反思。

中美贸易摩擦远远超过贸易和经济的领域,一开始就是超越的,但是我们这些人讲话没有人听。去年,我们写了报告,我也写了文章,中美贸易摩擦关键点在哪里?

我们不愿意正视这个问题,过去我们有一句话“中国和平发展的战略机遇期”今天这个战略机遇期某种程度上,甚至完全程度上已经没有了。

现在发生了华为的事件,这两天大家看看新闻的报告、BBC的报告,德国拒绝华为的5G网络,法国最大的电信公司决定不采用华为的5G网络,美国和它所有的盟国毫无疑问已经展开了全面封锁中国公司进入市场。

什么叫战略机遇区?是国际规则对我们相对有利,技术、资金、市场对我们相对比较开放。但是今天这个战略机遇期,如果没有完全消退的话,就会大幅度的失去。我们有充分的估计吗?我们怎么应对?我们总是把希望寄托与美国内讧、两党博弈,这不是严重的误判吗。

第二,2018年我们对民营经济、民营企业家信心的缺失,信心的减弱乃至信心的丧失我们是严重的误判,严重的低估,现在情况怎么样?

10月1日国家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总书记亲自组织召开民营企业的座谈会,现在过去一个多月,民营企业家的信心怎么样,我想这样的信心不是最高领导人一次讲话就能够恢复的,也不是我们现在运动式的各种政策的出台能够马上就能恢复的,我们必须反思2018年为什么民营企业家的信心丧失了。

环球时报的主编说民营企业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已经退场了,这些人的言论出来是他们自发的吗?当然不是,大家回忆一下,2018年5月份我们在做什么?

高调纪念马克思,到了10月1日讲这样的话能不能解决民营企业家的信心的问题?这两大事件为什么我要提出来,三个没有想到,三个严重低估,三个严重误判,经济下行是结果,后面两个是原因。

7月31日我们首次承认经济下行压力巨大,但是大家看今年10月份的数据,10月份的数据所有的数据从消费到具体的行业,汽车消费负增长,社会销售零售总额基本没有增长。

广交会的订单增长3%,来自美国的订单急剧下降了30%,二手房交易量同比都是大幅下降,社会融资总额和各项指标都是大幅下降,整个三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只有5.3%,都是历史新低。

几乎所有的指标都是历史新低,是不是在发生一个大变局?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展望2019年首先我们要反思2018年,我们要反思为什么我们会有误判,为什么我们会有低估,为什么我们没有想到。

我认为我们今天上上下下,我可以毫不客气的讲,我们上上下下并没有充分的认识到这一点,我们要吃大亏的。

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中国经济远远遇到的不是这些短期的挑战,我这边讲的6个内部的挑战,这6个内部的挑战其实就决定了我们现在经济的状况。

所以我今天给大家报告的基本的结论中国经济进入了一个非常非常困难的时期。宏观政策的负责人,中央政治局会议讲的很客气,但是人民银行行长多次发言怎么讲,中国经济现在进入了下行的周期,这是央行的行长首次明确这么讲

所以我讲6个挑战,内部的6个挑战第一个是短期内经济会出现断崖式的下降。2019年我们能不能守住6%的增长?现在大写的疑问,更重要的是风险,风险的凸显。

前天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讲,2018年三大攻坚战直属就是防范风险,实际上我们现在在座的各位都是做衍生品工具,做金融市场的,实际上按照我的判断中国就处在金融危机的状态。

我们的减税降税怎么减得下去呢,我们减了这么多年为什么民营企业家普遍没有减税的获得感?深层次的问题我们考虑过吗?

北京大学的周教授这些年每次都在讲我们现在是最重要的成本,最厉害的成本,最要命的成本是什么?国家治理的体系这个成本太高,官僚机构一个接一个,叠床架屋,层层加码。财政开支是赤字,税负怎么减得下去呢?

大家知道网信办以前是没有的,专门负责删帖的,网信办现在已经设到市,马上要设到县级,我们在这个国家治理体系不进行根本调整改变的情况下,减税降税基本没有办法。

中国自己官方公布的赤字是0.43,美国是0.42。第二是卡脖子系数,把你的脖子卡住会不会死呀?我们怎么才能够突破这个问题?怎么能够实现和美国在高领域的平衡,按照我们目前的办法行吗?

加强党内科技工作,集中统一领导,发扬两弹一星精神,砸钱当然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是这是根本之道吗?我想这个问题提来是非常值得我们思考,是根本解决之道吗?

外部的挑战当然更加严峻,所以为什么我今天跟大家做宏观经济分析,我希望说的再严重一点,我们要做最坏的准备。中美关系今天已经面临了历史性的转折。

去年中美经济学院对话,我们的负责人去访问的他们的部门,说的是非常清楚的,美国的部门是很霸道的,他们不是阴谋的,他们是阳谋的。

他们以前说你们中国改革开放和我们美国的道路走到一条路上,现在我们醒过来了我们,发现已经你们不是和我们走到一条路了,你们是和我们分道扬镳,这就是经贸关系当中的问题,不是经贸关系的分道扬镳,是价值观的问题。

这个大的背景之下,我们讨论中国的宏观经济这是最根本的决定性因素,看一个统计数据,搞搞回归分析,那个东西不是太管用。

我研究宏观经济这么多年,当首席经济学家也当了好几年,经常拿一些国际的模型算来算去,能算出什么。你能散出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能算出企业家信心的上升对经济的打击?当然算不出来。

所以我们这些数据只是一些结果,中国经济处在一个下行的周期也不是今天开始的,我们经历了放缓是10年以前就开始,我们现在担心的是急剧的下降,更多的是我们现在经济结构发生重大变化,我们现在重要靠消费,出口、投资靠消费我们靠第三产业

投资大幅放缓,出口基本上负增长,但是我在这里要跟各位朋友分享一个问题,我也请大家一起思考。按照官方的说法,说经济转型已经取得成功了,现在消费对经济增长已经超过8.5%,我们已经超过美国了。

以前说投资导向,出口导向,现在说经济导向。我想问各位,对中国现在仍然处在发展中阶段的国家我们面临庞大的就业的问题,我们的消费对GDP的贡献达到78.5%,投资持续放缓能行吗?显然是不行的。

我们靠消费能继续拉动中国的经济增长吗?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经过5次的经济浪潮,第一次是解决温饱问题,第二是新三大件,第三次是信息消费,第四次就是买车子,2009年中国就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消费市场,第五次是房地产。这5次的消费浪潮现在怎么样了? 都进入尾声了。

所以说宏观经济层面,其实我们今天要思考的根本性的问题不是2019年,是未来很多年的根本性的问题,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到底在哪里?我们靠什么来激发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毫无疑问,粗放式的增长靠拼速度、拼规模肯定是不行的。

中国经济长期增速根本没有L形态,2015年提出L形态,我写了多篇文章分析是胡说八道,中国喜欢用分析股票的形态分析经济,这是胡说八道,哪有这样分析宏观经济的。

我们现在有不能完全否认这种宏观经济的数据,至少有参考价值。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也做一些推测,海外有很多推测,OECD对中国明年的预测,明年中国经济极有可能下降到6%以下,我想明年可能在6.2%左右,也许明年两会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也需要把经济增长的目标下调到6-6.5%之间,我想基本上是肯定的。

这个放缓我们首先要看到,它有客观的、长期的、历史的趋势,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中国一个大国的经济不可能长期高速增长,不可能,但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可能面临急剧的、短期的甚至是断崖式的下降。

大家可以看到政治局会议强调了6个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稳。就业靠什么?就业当然靠投资,美国失业率下降到3.7%,靠什么?靠特朗普的减税。

我们不要嘲笑别人,我们总是说特朗普减税财政赤字要越来越大,美国就会出现债务危机,美国就会完蛋,这不是我们的逻辑吗,根本不懂啊。为我们不减税制造了借口。

我们的失业率怎么样?官方公布的失业率已经超过5%,我们现在就业的压力是非常巨大的,没有投资,没有民营企业的投资,没有中小微企业的投资怎么就业?

靠金融公司就业吗?靠国有大银行就业吗,靠国有企业就业吗,国有企业现在解决的就业10%都不到。这是刘副总理说的,不是我说的。我们天天讲要做大做强国有企业,它能解决就业吗。

除了这6个稳之外,还有3个稳,汇率的问题、储备的问题、房价的问题。从明年开始这9大指标我们能不能稳住,这是明年整个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

现在不是求进了,要先稳住,能不能稳住,现在稳汇率、稳储备问题不太大,外资也还基本上可以,但是外资我们70%是从香港来的,有人说是假外资。投资很难稳,出口很难稳,出口是根本稳不住的,出口不取决于我们,股市能稳住吗?

昨天跌破了2600,10月份出台了几十项措施,看来不是很管用。根本的问题没解决,就业、房价

更重要的是在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我刚才已经说了,完全是我个人的判断,我们现在就处在“金融危机”的状态。大家看看我们现在的金融风险,我非常简要的给大家看,第一个是现在的大幅度萎缩,我们研究金融学的都知道,金融危机基本的特点是什么?

就是信用急剧萎缩,看看我们现在的萎缩,萎缩在哪里?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承兑汇票都大幅度萎缩,这就是影子银行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大幅度萎缩呢?央行行长前些日子公开表示,有的媒体讲央行行长认错了,是不是认错我不敢这么说。

但是昨天昨天易刚行长又讲了,影子银行也是我们金融体系的重要补充,去年是要坚决打击影子银行,所以网上的调侃又来了,既是、又是、还是。

所以我们从这些里面可以看到,我们里面有很大的问题,政策执行考虑不周、缺乏协调、执行偏离,这是他的原话。所以在这个背景下我们可以看到,今年整个的融资形式因为市场风险大幅上升的,整个融资形式非常不乐观。

债券的融资,IB的融资都是大幅下降的。违约的情况尤其令人堪忧,今年到目前为止的企业债券的违约已经超过1000亿了,这是官方的数据,我听央行有关负责同志讲,今年可能会超过1200亿,还有大量的破产,越来越多的企业面临破产的压力,银行不良贷款快速上升。

我这里只举了一个例子,渤海钢铁,渤海钢铁宣布破产,国有企业这是我们伟大的世界500强企业,世界50强我企业破产,我们去看了一下,找他们了解情况,他们自己讲2800亿,实际上2800亿不可能还,怎么还呢?

地方债有更大的麻烦,地方债的余额到底是多少?天底下没有人说得清,国家说17.8万亿,18万亿,还有人说超过40万亿,超过40万亿,还不是40万亿。

现在的金融情况大家可以想想,2019年三大攻坚战还是这三大攻坚战。

股市下跌,大家是做衍生品的,衍生品是金融产品的上一层面,我非常想请教各位,中国的股市为什么下降,为什么表现这么糟糕?股市的情况,只有美国1929年股市崩盘10年后和这个差不多,全部股票被腰斩,跌了70%-80%也不为如此。

到底我们的原因是什么?股市之痛到底痛在哪?我想这个问题我们要深刻的反思,我们的股市之痛到底痛在哪?我们通常有一句话叫“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罗伯特席勒说这句话三年之内是不成立的,长期成立

中国股市10年这么糟糕,只有一个原因中国的实体经济不怎么样,也就是习总书记讲的,中国经济看起来体量很大,是“虚胖”,这个词是总书记讲的,不是我说的,“虚胖”。

企业盈利能力太差,大家看一看,我们中国经济结构的失衡到什么程度?3000多家上市公司去年利润3.3万亿,银行板块和房地产这两个板块合起来拿走了三分之二。

这样上市公司的利润情况股市怎么能好呢?中小板1440多家上市公司,全部利润加起来比不上一个半工商银行。我们这样的经济结构我们有没有从体制、机制层面深刻反思过?有没有想从体制、机制层面进行重大、彻底的改革?我看现在至少是没有。

股市内在的结构问题我们有没有下决心去改?没有。11月5日习主席在上海进博会宣布上海要开科创板,上海很高兴,北京非常反对。

我只在想一个问题,我们那么多板,主板、中小板、创业板都搞的不怎么样,又搞个新板,科创板和创业板有什么区别吗?如果我们再开10个板,如果真正的内在的根本问题不解决,再开10板又有什么用呢?

大家可以看到股市19日公布了一揽子政策,始终在2900点徘徊上下,要死不活。根本的问题是我们经济结构内在、深层的问题,制造业的企业、科技类的企业实体经济不赚钱,我们现在随便一个银行利润几百亿,这样的经济结构怎么造成这样子?

难道不值得我们深刻反思吗,这些经济结构不改变,中国的股市不可能好,什么春天呀,永远是冬天。在座的各位不信是吗,不信我们等着瞧,现在有人在讲说春天马上要来了,牛市马上要来了,我们等着瞧。

美国的股市在过去10年从6100多点涨到20000多点,你看美国的公司利润,随便翻翻他们的财务报表,美国上市公司年净利润百亿美元以上的很多家,几十亿的美元数得清吗。

中国上市公司里面制造业的企业、科技类的企业里面举出一个有哪一个公司能赚100亿美金。中国最赚钱的第一名,中国烟草总公司,第二名工商银行。这个当然是我们内部的经济结构出了大问题。当然还有一个是房地产。

这可能是中国经济最大的潜在的风险,当然40家房地产的泡沫已经给我们造成了伤害。这个结论很清楚,中国金融风险是积累的

去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总书记和总理反复讲的四个字,中国的金融,中国的资金,中国的信用在金融体系内部自我循环,金融机构都是自娱自乐。这是讲的第一句话。

第二句话,金融乱象触目惊心,现在P2P的高管股东被限制出境。第三句话讲的金融监管形同虚设。所以我为什么讲我们要反思,我们过去这些年,这些搞法是出了大问题的,我们这个搞法是不行的,我们正在为这个搞法买单。

过去是套利,金融机构玩套利,上市公司也玩套利,这是官方权威机构公布的数据。过去10年融资没有超过10万亿,40%用于购买金融资产、参股金融机构、炒房地产、炒期货、买房、买理财,搞各种系、金融帝国。

人民银行副行长专门出来讲,我们现在政策稍微有所调整,不是要去鼓励什么系在玩金融杠杆,说到底就是我们这种脱实向虚,通过加杠杆,过去我们都是搞加杠杆,我们的杠杆率都是世界最高水平。

怎么不出现金融危机呢,如果不出现金融危机整个中国就推翻了经济原理,现在实际上就是金融危机,不去杠杆也在去杠杆,被迫也要去杠杆。

在这个大的背景之下,我们现在采取的政策是什么?我先把这个政策列出来,我并不认为这些政策能解决我们前面讲的这些问题,如果大家认为前面这些问题是对的,我不认为这些政策能解决这些问题,这又是权宜之计,又不是回到老路上来了吗。

四大政策,这四大政策我相信可能会延续2-3年的政策,货币政策宽松,央行行长明确宣布了现在是下行周期所以货币政策要宽松,这是他的原话。信贷政策是基金,财政政策基金。

今年的货币政策本来就很宽松,今年释放了4万亿流动性,实际净释放2.3亿的流动性。第一解决信贷的问题,第二解决发债的问题,第三解决股权质押的问题

还有更激进的,指令性计划,一些地方政府响应中央的号召,响应总书记的号召,约谈各个银行,你们贷款完成了多少,这是政治任务,中国又开始搞这个,我们就像打摆子一样。

还有现在猛劲的推债转股,今年以来债转股的签约项目已经达到1.8万亿,资本市场的政策更加激进,在座的各位都非常熟悉,不用我说了。

这四项根本性的政策起码管2-3年我现在看,今年不是谈趋势吗,2-3年至少都是这个政策。

但是这个政策真的能解决问题吗?我是一个研究经济的人,一个旁观者,我认为只能解决部分问题,因为中国经济现在根本的问题已经不是数量和速度的问题了,它是一个结构问题和质量问题,十九大报告写的完全正确,我们很多东西写的非常正确,可是就是执行不下去。

十八届三中全会重大决定写的多好,规划了300多项改革,写的多好,到现在执行了多少?我们现在面临的结构失衡的问题核心的是有6大不平衡,10大不充分的问题。

特别是我们在科技创新、绿色发展、社会公平、基础教育、医疗方面,我们这些方面的问题靠短期的政策不可能解决。

所以我今天很高兴参加这个会议,我今天分享的意思就是两个字“反思”,我们看宏观经济,看数据是不够的,我们现在有没有战略定力,有没有决心反思。

货币信贷政策短期调整根本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上述不平衡、不发展的问题,中国为了经济增长的目的,只能来自于解决结构失衡,发展不充分的问题,那才是真正的高质量的增长,才是真正持续的增长,又靠玩杠杆,现在去杠杆已经不再提了。

现在不仅不提了,要求政府约谈了,政治任务贷款,这个麻烦又来了,我们依然没有完全跳出旧的政策框架和思维模式。中国经济能否转型升级,关键看民营企业的活力,根本不是融资难,融资贵。

民营企业真正担心的问题是什么?最害怕政策的不确定性,害怕政府不守信用,害怕政府拖欠。

两个礼拜以前国务院常务会议总理在会议上明确讲,现在最不守信用的是政府,要求下一步必须要解决政府拖欠,政府拖欠国营企业国营企业拖欠民营企业,民营企业拖欠小的民营企业。

第二条就是明确要解决财务拖欠,这些深层的问题好现在货币宽松能解决吗?还有三大成本的持续上涨,所以减税降赋是首要的问题。

中国要真正实现减税降赋我们要持续的改革,就是“三改”,税改、政改和国改。所以面向未来,中国的经济到底怎么样,2019年怎么样,甚至再过10年怎么样,就是取决于我们能否真正下最大的决心实施三改。

首先是税收体系的改革,真正做到减税降赋,要做到减税降赋要施行税改,政治体制、政府体制必须改革。几乎每天都有人讨论中国的税负有多高,各种各样的数据在那,毫无疑问,中国政府的框架太复杂了。

当然还有教育体系的改革,今天跟大家分享宏观经济的判断,我的结论是短期货币、信贷、财政、资本市场的政策能管一点点用,但是治不了今天这个“病” ,中国的根本出路必须要实施根本性的改革,回到十八届三中全会回到部署了336项改革上面来,我们拭目以待,谢谢各位!

演讲主题:辨观—2019宏观经济新形势

演讲嘉宾:著名经济学家、国际金融战略专家 向松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