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欲望”的日本也经历过一掷千金

根据大前研一的《低欲望社会》一书,日本现在出现了低欲望的年轻一代,无欲无求,不买房,不结婚,不生育,甚至不出门,生活一切都可以因陋就简。

日本的低欲望社会的形成时间恰逢日本经济衰落的二十年。整个日本的年轻人都不再受消费的吸引,一切花费都以简单为主,对奢侈品的兴趣急剧降低。造成低欲望社会出现的原因有很多。一是日本之前的人口政策没有来得及调整。

日本在二战后曾经历两次生育高峰,当时的日本政府不得不采取政策抑制人口的快速增长,但不久后的经济衰落期,人口出生率陡然下降,日本被快速老龄化的情况打的措手不及。

年轻人更注重物品的之类和自身的关系,“宅”文化开始流行,一日三餐以简为主。日本低欲望的社会和现在的佛系青年是一样的,不婚、不生、不买房、便是年轻人的普遍状态,归根到底还是就是年轻人太穷了。其实,哪里有什么低欲望,还不是高消费的欲望满足不了,只能转向了低欲望消费。

从1986年到1991年这5年间,是日本战后历史上的第二次经济高速发展时期,被称为“平成景气”。

这段时间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钱多的花不完。

地价高涨,东京市中心丸之内的土地价格已经超过纽约曼哈顿,成为全球最高。

同时大量年轻人集中在东京等大城市圈,努力工作只为得到几平米的栖身之地。

左:为了考上东京的大学,各地学子集中在东京参加集体课程。
横幅上写着:“老师手把手教,每天都是决战”
右:一大型企业的新员工入社式

全世界到处都能看到日本人旅游购物的身影,日本游客们在西方国家旅游,疯狂购物。当时,日本的经济体量眼看就要超过美国,整个社会弥漫着日本即将成为世界第一的假象,当时整个世界都有一种“接下来日本的时代就要到来”的感觉。

1987年7月,梵高的《向日葵》以57亿日元(3亿人民币)的价格被日本买家拍下,后来得知买主为日本保险企业安田火灾海上保险后,全世界震惊

下面来看看在那时,日本人的恋爱和就业中,都发生了些什么事。

恋爱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男性大量死亡,战后随之而来的生育潮中,男性出生比率一直走高,1966年达到顶峰。他们成年后,因为男女比例的失衡出现的择偶问题浮出水面。

此时,由于男女平等就业法案等措施的出台,女性开始在职场中活跃,择偶中对男性也出现了高颜值、高收入、高个子的“三高男”趋势。这成为当时追求女性时必要的男性素质。

但是能够达到这种水平的男性毕竟是凤毛麟角。为了接近女性,出现了这样几类男性,他们都成了当时受欢迎女性的“备胎”(back-up partner)。

当时日本男性时尚杂志推崇的男性着装,
高垫肩、宽松剪裁、夸张的纹样等等,
无不给人一种有钱人的印象。

1、跑腿男(アッシー君)

这类男性只为女性开车跑腿。只要有女生有需求,他们就会开车迎来送往,但大多不会和女生一起游玩。只是开车迎接送行而已。

很多男性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可以由此更多地接触到自己喜欢的女性,还能感到满足和开心。不管是路程距离长短,只要有在一起相处的瞬间,就会感到满足,也会给异性一种自己很可靠的感觉。

当时,在东京六本木周边,经常能看到宝马3系(E30)在路边接送女性,于是人们将这这类车讽刺成“小奔驰”或者“六本木丰田卡罗拉”,因为当时丰田卡罗拉是日本保有和销售量最高的汽车,宝马在当时已经降格到和国产车相等的地位上了。

2、买单男 (メッシー君)

顾名思义,就是吃饭由男方来买单,买的单也大多是高级餐厅,这些男人能从中获得异性的欢心和垂青。

1987年12月,当时东京市内售卖的“极品霜降牛肉”
一公斤1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000元)

他们不会因为只请完客就和女生分开而感到忧伤,反而会感到开心。

3、送礼男 (ミツグ君)

就是爱给喜欢的女性买礼物的男性,以此来吸引女性的注意。有调查显示,泡沫经济时代的日本,这一类男性选择礼物时,最爱买的有三样:首饰、包包、丝巾。单品价格大都在10万日元上下(约人民币5000元)

泡沫经济时代的时尚杂志内礼物专栏

从如今草食男低欲望充斥日本的情况来看,泡沫经济时代的日本,恋爱的焦点往往不在恋爱本身,有钱最重要

就业

在泡沫经济时代的日本,与其说是找工作,不如说是工作找你就业成了一件富有成就感、“很爽”的事。有时还会出现拿offer拿到太多,最后忘记回复拒绝的尴尬场面。

那时,日本民营企业纷纷开始扩张自己的事业,而市场对此则应对不足,开始出现人才短缺的情况。各家企业为了满足自己不断扩张的人才需求,增加招聘人数,尤其在应届毕业生招聘上,绞尽脑汁试图留住人才。

在经济泡沫破灭前夜的1991年,日本的重要经济指标“有效求人倍率”达到了创纪录的1.4。应届毕业生群体更是达到了2.86。

只要你大学本科毕业,就有至少3份工作在等着你挑选。

企业对待应聘者,其态度比对待消费者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时的招聘信息专刊的厚度,左边为泡沫经济时代

面试时,企业会报销来回的各项费用,等待面试的时间里,会送上各种饮料甚至还有啤酒、香槟等等。

不少企业为了吸引应聘者前去参加说明会,会给每位参加说明会的人发两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100元)的现金。说明会结束后,直接拿到offer的现象也不少见。

每年就业季一到,也是各种兼职和打工岗位人手最缺的时候,因为不少学生只要参加几次企业说明会,就能赚到比打工多几倍的钱

很多企业的HR看简历看到深夜,如果了解到应聘者中有考上公务员者,会当晚打电话给对方,支付交通补贴2万日元以上(约合人民币1100元)求对方前来面试

基本上第一轮面试都徒有形式,HR的提问都无关紧要,经常会问一句:“你的兴趣爱好是什么?”对方答“我爱看漫画”之类的话后,就直接录用。

“那个时候,只要你会举手就可以找到工作”

毕业生拿到offer后各家企业也不能闲着,因为要确保人才不被其他公司抢走。企业为此各种奇思妙想。

比如以进行研修培训的名义,给已经被录取的新人组织海外旅行,当时手机还尚未在日本普及,对于穷学生来讲,根本不可能拥有,以此和其他用人企业断绝联系方式,保证毕业生留在本企业

招聘环节中,最常见的就是“OB访问”

在那个还没有社交网络和各种招聘app 的时代,各家企业会公开自己员工(Old Boy)的毕业学校信息,以此对口相应学校的毕业生,举行类似联谊的活动。毕业生能以此最有效地了解各个企业的内部情况。

当然,所谓的OB都是企业安插在毕业生中的“特殊HR”,所有见面聚会的费用都由企业负责,而且对学弟学妹们的招待都有一种被称做“4S”的服务标准

一企业为公司的单身员工宿舍设置了长25米4泳道的室内温水泳池

第一个S:晚餐要吃高级寿司(Sushi)和牛排(Steak)

第二个S:第二摊要去日式轻食店(Snack)由妈妈桑陪酒小酌。

第三个S:蒸桑拿,各个企业的OB们和毕业生们“赤裸相见”掏心掏肺劝说新人在众多offer中选择自家企业,流汗排出酒精之后,就是第四个S了。

第四个S,嗯,你懂的

上面的费用,各个企业的OB无需自己掏腰包。

那时,手机和电邮尚未普及,如果手握多个offer,做出最终决定后,只能亲自去其他企业人事部门辞退,很多人都会被HR和公司OB劝说一整天,最后没办法,HR只能气愤地将咖啡或者茶水浇到毕业生头上泄恨,并现场扔1万日元,作为清洗费。

当时的外务省公务员(右侧女性)

在当时,公务员这一职业成为差评最多的职业之一。因为在泡沫经济时代,受到经济景气影响的大多为民间企业,政府部门没有受到多少影响,公务员基本没有涨薪,工资低的印象在大学生中蔓延。

1992年开始,日本全国地价下跌,各种不良债权浮出水面,大批企业陷入经营困难并破产。日本迎来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失去的十年”。

2008年,日本又经历了席卷全世界的金融危机。

因为高消费而产生的各种高价品,也由此流入二手市场,成就了日本规模庞大的中古商品市场。

人们的恋爱观也开始发生变化,开始注重实际的恋爱观。

对男性的要求从“三高”也变成了“三平”(平均收入、平凡的外表、平稳的性格),以至于到现在,已经进一步进化为“四低”(低调、低依存、低风险、低燃费),这一类男性不对女性发脾气,不依靠女性主内做家务活,不容易被企业裁员,喜欢节俭生活等等。

现在,公务员重新成为日本大学毕业生的就业热门。据日本媒体6月公布的一项对高中生的就业意向调查显示,考公务员是他们未来就业的第一选择。

不结婚、不恋爱的人也因此增多,反过来也加剧了日本社会本来已经严重的少子化老龄化等社会问题。据日本官方推算,日本总人口数将于2055年跌破1亿关口,降至9744万人。

其中将会有3400万人为65岁以上

……

编辑整理:Tonbo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