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民间借贷危机的思考

2011-10-14 BLOG 12

年初以来,国内的民间借贷已然呈现井喷之势。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近8万亿元全社会融资总量中半数以上来自银行以外的部门。

就在公众把目光集中在银行停贷、老板“跑路”、担保人自杀这些社会现象时,往往忽略了推动这一波金融动荡的多重复杂因素:实体经济的盈利率下降、炒作之风盛行;国有银行的利率不能反映真实水平,资金更蜂拥到利率更高的民间借贷;骤松骤紧的货币调控放大了金融波动的影响,货币调控的工具选择也加大了国有企业和中小企业之间的不公平。

正是这一系列加在钱上的扭曲,最终带来了温州等地的金融紊乱。随着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视察温州,造成这些问题的一些症结正在得到清理:如加大对中小企业的资金扶持,使得民间借贷尽快阳光化并加大风险提示等等。但是,另外一些扭曲货币供求关系的隐蔽因素,同样应得到重视,因为后者带给经济本身的长期多重影响亦不容忽视。民间借贷的勃兴,一定程度上是对金融市场真实供求关系的一种呈现。目前,网上创新的借贷产品,对风险管理的能力至少现在来看大大优于线下世界。

民间借贷的求解离不开三个方面:满足中小企业的资金需求;利率反映市场真实需求和破除金融垄断、让民间借贷合法化同时进行;另外,更需要探索更公平、更优良的货币调控手段

10月3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来到温州,对经济运行情况进行调研。针对近期以温州为代表的民间借贷危机,温家宝指示当地政府“想尽一切办法稳定经济及金融局面”。另外,他还为民间借贷指出了一个方向,即阳光化和规范化。为推出解决措施规定了一个时限,他要求随行的财政部和中国人民银行负责人,在“一个月内出台扶持中小企业的相关政策”。

从2010年底开始,持续收紧的货币政策,让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遭遇了更高的融资成本。在无法从金融机构获得资金以维持正常运转的情况下,这些企业只得把主要融资渠道,转向利率越来越高的民间借贷。年利60%、100%甚至200%这样离谱的高息也被曝出,老板“跑路”“跳楼”的新闻也是屡见不鲜。温家宝总理的此次温州调研,被普遍认为是一次寻求解决问题之行。后续将会出台怎样的政策,来完成总理提出的扶持中小企业的四点要求,引导民间借贷“阳光化”和“规范化”发展,则成了受到广泛关注的焦点。

“民间借贷之所以阻挡不住,主因还是民营企业有需求,而金融机构又不能满足。”温家宝在温州调研时的一句讲话,概括了民间借贷存在的原因和现状。民间借贷的优点在于,它的资金会流向那些真正有需要的企业。在经济学的层面,民间借贷资金效率是最高的。作为一直存在的一种融资方式,民间借贷为大量急需资金而贷款无门的中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提供了资金融通,填补了社会资金缺口,是经济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润滑剂。在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民间资本也曾做出过巨大贡献。

在温州这样的城市,民间借贷作为金融体系的重要补充,一直存在和发展着。今年以来,持续紧缩的货币政策使中小企业几乎不可能从银行获得融资,但是其在发展过程中,对资金的需求却是越来越大,两者之间的资金缺口,为民间借贷的兴起腾出了市场空间。温家宝在温州调研还表示:“民间借贷要规范管理,防范风险,其目的是使它健康发展。但是我们不能因为需要规范管理、防范风险,就不让它发展。”(以上片段选摘自东方网

从个人角度来看这次的民间借贷危机,就如温家宝总理所说,正是有了需求才激发了金融机构和投机中介的灵感从而红火的发展起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有资金需求正是由于金融危机投放四万亿货币量造成市场通胀而被迫实行紧缩的货币金融政策直接导致的。企业从银行正常渠道下无法贷到急需的周转资金,从而迫不得已寻求他法以求得企业的生存或者求得短期的经济利益。

温州一直是中国中小企业集聚的地方,这里大大小小的家庭式作坊组成了独特的重商轻农的商本思想,但是没有物质资料的积累谈何资本的积累,这一点温州人我个人认为没有想明白,一味求得短期的个人利益而不重视自身文化素养和道德品质的提升,最终导致其并没有长远的见识和决断力。这一次的民间借贷资本链断裂既是最好的例证,数百位温州老板不是选择自杀就是选择“跑路”最终目的都是为了逃避偿还贷款和利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史玉柱,现在这个时代与90年代也今非昔比,如今如果偿还不了欠款那么后果就只有两条路。

以上是我个人看法,解决温州资本危机除了由政府通过财政支持花纳税人的钱去救那些老板以外,同时要为以后不再发生类似的事件做好预防工作。也许只有如此才能改善温州人在国人心中的形象。

发布评论